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黄钢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黄钢,彻彻底底的工作室

2013-11-23 15:13:51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亨利-克洛德•顾索
A-A+

  当我们第一次进入黄钢的工作室时,我们立刻就会注意到大量的珍贵物品(大部分都是高质量的艺术品)和他的个人作品混杂在一起,色彩、材质极为丰富,考究的景观布局富有冲击力,不论是家具还是橱窗、稀奇古怪的藏品还是出乎人意料的堆砌,它们随意地搭配在一起,不断变换,这样的兼容并蓄更是令人惊叹不已。这个整体即刻形成一种混乱但壮观的框架,突然间呈现出一种卓绝的凝聚力。事实上,黄钢的工作室不仅像一个巨大的调色板,画家可以在适当的时候从中抽取出自己所需要的颜色,同时也是个储藏室,画家可以在这里自由运用一切能够激发他灵感的元素,或者说它象一个实验室,画家以一种细腻的联想方式,从中提炼出各种想法。我们很快就明白了,画家和收藏家在这里是合二为一的。
  就像很多当代艺术家一样,黄钢的作品也从古老的文化中汲取营养,对他来说,主要是西藏文化,他拥有许多令人赞叹不已的唐卡、佛陀的画像、具有文化意义金银器、祷告时用的转经轮、牦牛皮做的盒子。中国古代艺术中的各种木雕菩萨也给他带来了灵感。但是,鉴于他这一代画家的特性,他的作品尽管采用了介于通俗现实主义和社会主义之间的各种媚俗形式,却体现出极为不同的美学关注点。首先,他的作品充分表现出一种融汇贯通的态度,将西方博学的传统(尤其是巴黎画派和六、七十年代的国际风格)融入故意显得大众化和原始主义的文化中,轻松地解构了我们这个时代中后现代不同层次的再生逻辑。因此,我们可以既可以看到精心制作的藏式镀金圣物盒,也会看到毛主席系列作品,他坐在一张非常舒适的椅子里(要么向他的仰慕者挥手,要么向他的仰慕者们微笑),看上去和蔼可亲,还有祷告书以及红色树脂制成的寓意欢乐的塑像,塑像描绘的是一个活泼的女舞蹈演员,集天使和士兵于一身,她似乎刚刚从宣传表演中走出来。我们还能看到暗金色的唐卡,涂漆的裱框里黑金相间的大幅画作,这些画作闪耀着丝绸特有的光泽。我们同样可以欣赏到各种雕像,带着刻意而为的工匠手法,它们有力地推进到一个矫饰主义的舞蹈空间里,其中有各种祷告或沉思的程式化动作,尽管矫揉造作,但它们却是以一种壮观的方式表现出来。
  黄钢的创作将一切糅合在一起,纵横交错:不论是灵感的源泉还是最终的作品;不论是光环笼罩的物件,还是与其相关的回忆;不论是纯粹物质性的物品,还是被他赋予本土美感和民族特性、精美到令人疯狂的堆积品,不论这些东西是多么稀有。主导他创作思想的是一种精妙而细致的透视缩形艺术:这间工作室也是一个博物馆,我们同时身处于过去和未来,或者更加确切地说,我们在经历一种回顾过去的当下,这种颠覆了通常意义上辩证法的当下以其丰富性为人们阐释了过去。这是一个由序列和碎片组成的世界,同时也在不断的变化中。
  同理,黄钢也表现出对风格混搭的偏爱,他将各种效果精妙的混合在一起,于是,绘画变成了雕像,雕像(尤其是那些巨大的手)变成了绘画符号,就仿佛中国传统的书法艺术在他笔下通过一种深思熟虑的迂回重新了焕发生命力,他将版画、书写行为的可塑性和物质性混合叠加在一起。他最大的挑战就在于他对那些珍贵罕见的、特别的或者倾注了情感的东西的热爱,有人会说他是一个唯美主义者。但实际上他根本和唯美主义者没有任何关系。与此相反,这一嗜好使得他以惊人的方式在绘画作品中体现出一种物质学维度(这是二十世纪西方绘画史一个基本方面的再现)。他的作品尤其体现了他对西藏唐卡的迷恋,比如他用画中画的方式表现曼荼罗,或者是他在大型的丝绸画布或满是皱褶、铜绿色丝滑布料上展现不复存在之世界的幻影。这一鲜明的爱好使得他的作品具有出人意料的视觉效果。构成这些作品的形状和结构将画作空间分割为棱镜,要么形成三十年代式的理想化抽象效果,要么与此相反,类似于拼接而成。因此出现了一些立体感鲜明的画,覆盖着油漆或透明树脂,比如用于印刷书籍的木雕母板,或者是镶嵌着一些物品的碎片(和新现实主义的某些手法相似),抑或是以一种夸张的方式将牦牛皮制的盒子聚集堆放在一起,目的在于让人们回想起七十年代。
  但这个世界并非仅仅由图形和物品组成,这是一个复杂的世界,里面的植物、光线、用于休息和沉思的空间、包围这一世界的家具,以及内容丰富、抓人眼球的橱窗,这一切都是这个多形作品的一部分,当我们看见它时,就好像看见一个整体艺术作品的变体。这些物品构成了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环境,默默地相互交流,如果我们想欣赏和理解它们之间特殊的对话,就必须接受它们强加给我们的速度和节奏。
  显而易见,黄钢的自传作品有其自身的目的和命运。但不管怎样,这些作品只有在他的工作室才能拥有完整的意义,实际上它们也是工作室的组成部分,工作室是它们诞生的摇篮,它们在工作室之外就不再完整。黄钢并非第一个进行大量收藏的艺术家,也并非第一个使作品和过去进行正式、存在性对话的艺术家,他在对其它时代、其它文化作品的审视中找到了开创自己个人世界的方法。这一切都显示出黄钢对艺术发展进行了长期细致的观察,他不仅仅富有经验,而且还是名行家。但是,作为一名创作者,作为现在和过去之间艰难而紧张的对话的参与者,他被打上了我们这个时代的烙印。他承袭了另一种艺术传统,但他给漫长的西方工作室历史带来了想象不到的新生,带来了一个新的维度。工作室的内容和功能成为密不可分的整体,打破通常的分类,无所畏惧地融合了种种时间性,不同种类混杂一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黄钢强行将自己的作品留在了它们诞生的地方,成为工作室的一部分,分享工作室某种超现实主义的特性和命运,工作室完全成为一个独立的、无法碰触的整体。也就是说,时间最终赋予属于他的作品这样的特性。
亨利-克洛德•顾索
艺术8协会主席
翻译:李华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黄钢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